SGDA 能量秀 | 张烁:不想做只是看上去美的东西

访谈

原创

发布于2020-11-13

87857
0
1
8.8万


 SGDA 能量秀 


从2018年开始,SGDA携手品牌创意/版权保护平台古田路9号,启动持续性的会员专访——【SGDA 能量秀】,迄今已经进行了40余期,取得了很好的业界反响。


【2020 SGDA 能量秀】全新启动,我们的目光依然聚焦在“SGDA会员”这一当代中国最具创新活力的设计师群体,以轻松、生活化角度展示当代设计师状态,全面呈现其在工作、生活、创作等各方面的面貌、经验与态度,以期深入挖掘并输出这个时代正在缺失的宝贵能量,并为行业从业者提供有实际意义的参照与启发。




张烁

Zhang Shuo

深圳市平面设计协(SGDA)会员 

SureDesign创始人及创意总监


张先生在10 余年工作期间专注于品牌设计、标识设计及展览视觉设计,多次独立及协团队承担品牌设计、海报、展场传播物料、书籍、展场设计等工作。
三年创意总监的职能和大量中大型项目的经历让张烁能够以体系化、多维度的方式,从甲方的切身角度梳理品牌的建立及阶段化发展路线,定制出符合甲方当下及未来数年的品牌开发途径,同时能够应对对各类产品、各阶段从概念设计到实地输出的全过程解决方案。


奖项及荣誉

2020

第二届丽水山耕奖:最佳农业产品包装设计提名奖-好米畈

《第十五届亚太设计年鉴》:提名奖-百年国漫大展主视觉及环境图形设计;入围-优米照明LOGO设计

ICVA 国际视觉艺术理事会奖:铜奖-和艺术基金;优秀奖-北京骑缘国际马术俱乐部,2017UABB光明分展-迳口复兴;入围奖-蘑菇云工作室

CGDA2020视觉传达设计奖:品牌形象-银奖-和艺术基金;品牌形象-优秀奖-北京骑缘国际马术俱乐部;环境图形-铜奖-上海大剧院地下停车库导视设计;环境图形-优秀奖-玉田村导视设计


2019

Award360°年度设计奖:年度设计100-玉田村导视设计,北京临川学校导视设计

GDC AWARD 2019:评审特别奖-玉田村导视设计;专业组-导视系统设计-最佳奖-玉田村导视设计;专业组-导视系统设计-优秀奖北京临川学校导视设计

Hiiibrand Awards 2019:入围奖-蘑菇云工作室

《第十五届亚太设计年鉴》:入选-上海大剧院地下停车库导视设计,宝地·朴乐里酒店环境图形设计,2018城事设计节“美好玉田”论坛主视觉设计

 

2018

Hiiibrand Awards 2018:入围奖- 2017 UABB光明分展-迳口复兴

《第十四届APD亚太设计年鉴》:入选-印加果护肤系列包装设计,北京临川学校导视设计

香港环球设计大奖:优秀奖- 2017 UABB光明分展-迳口复兴

台湾金点设计奖:标章奖- 2017 UABB光明分展-迳口复兴

CGDA国际标志设计奖:银奖-北京临川学校导视设计,2017 UABB光明分展-迳口复兴;优秀奖-《2015-2016 深圳设计之都报告》书籍设计;入围奖-新大院生活集主视觉设计,印加果护肤系列包装设计


2017

第十一届澳门设计双年展:优秀奖-Particle Fever LOGO设计

《第十三届APD亚太设计年鉴》:入选-燕京里VI设计,和酒店VI设计

Hiiibrand Awards 2017:入围奖- Particle Fever LOGO设计

台湾金点设计奖:标章奖-《2015-2016 深圳设计之都报告》书籍设计,深圳市精准医疗学会LOGO设计

2017国际标志设计奖:银奖- Particle Fever LOGO设计,燕京里VI设计;优秀奖-野生计划LOGO设计



为了能与张烁更深入交流,SGDA编辑小组与其相约在工作室SURE Design聊了一下午。不同于门口处夸张的“SURE“,工作室内部的装修简约又别致,细节处透露出其喜好和气质。墙上井然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奖状奖章,还有各式别开生面的摆件与画作。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页炼金之夜的鸡尾酒单,散发着俏皮的新潮味。


▲采访现场


▲工作室的物件,有趣又可爱


无论是在谈话间还是日常的生活中都不难看出,张烁是一位干练、拥有理性工作逻辑和超强执行能力的设计师。当我们问道“您觉得从城市规划转到平面设计,是不是一种降维打击?”张烁脱口而出:“这俩专业谁也打不着谁,没有高低之分。”虽然非平面设计专业出道,但他在这个领域作出的实践毫不业余,且抱有另一维度的见识和判断,并力述见解。


在他十余年的工作期间,他不仅独立完成和开展了多个领域的工作,更是创立团队承担了不少中大型项目,收获了令人惊羡的荣誉和奖项。他曾说过:“设计就是万物的平衡,而我们设计师就是把控平衡点的人。”可见,对张烁来说设计是一件极具价值的工作。他对设计的热爱和珍惜,也是让人真真切切可以感受到的。


▲精彩的采访花絮



 SGDA:

据悉您是城市规划出身的,而您目前专注于视觉设计相关的工作,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使您走上这样一条道路的?

✸ 张烁:

城市规划和建筑的工作都太漫长了,我是个急性子,有点耐不住那么久才能看到结果的工作。所以选择了平面。


▲上学、实习时期


 SGDA:

您的城市规划背景对您之后在展场设计、环境视觉设计乃至其他设计领域是否有所影响和帮助?


✸ 张烁:

这种背景让我们会更加在意图像与更大语境之间的关系,我们会将设计的内容作为更大环境的一部分去考虑,而不是仅盯着一个图像去做处理。


▲《城市共生》


 SGDA:

您是否在北京有过一段工作经历?可以和我们聊聊您在北京的故事吗?


✸ 张烁:

我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去北京呆几年,但几年也就够了。


▲在北京期间


 SGDA:

和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工作室SURE Design吧,能聊聊当初为什么要建立自己的工作室SURE Design吗?


✸ 张烁:

我们是一家提供平面设计服务的公司,和其他的平面设计公司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当时觉得在公司打工的职业做到了天花板,上升会很缓慢,手上有一些私活够折腾几个月,就辞职开业了。


 SGDA:

听说您近期还邀请美国雪城大学的老师来工作室做分享,平时经常会做相关的分享吗?又是如何培养设计师的呢?


✸ 张烁:

不是我邀请的,是他们指定考察学习40家国内的新锐事务所,我们是其中一家。是我分享我们的东西给他们。

我们平时约1-2周会有一个内部的分享活动,叫做PAUSE,意思是暂停。希望大家暂停一下手上的事情,然后每人每次分享一个他感兴趣的主题,有说球鞋的、有说打游戏的、有说恐怖电影的。什么都有。总之尽量少谈设计吧,当作一个放松。


▲SureDesign给美国雪城大学同学做的分享活动


▲PAUSE|SureDesign工作室日常分享活动



 SGDA:

您的设计受到什么因素或者人的影响最大?您认为自己最重要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 张烁:

我比较喜欢2x4、bruce mau、thonik、buro uebele,和大家都喜欢的其他的很多设计师,总之比我们好,或者和我们一样好的我都喜欢哈哈。但我说不出来谁对我影响最大,各种人对我的影响都有吧。我有很多新的想法都还没有实践,等实现了可以再看看是不是真的重要。


 SGDA:

您在品牌VI方面承接的设计门类十分多样,从印刷品、包装、到展陈及信息设计,在承接涵盖多项设计的中大型项目时,您是如何保证各个产品触点在品牌调性上的一贯性的?有什么独特的诀窍或者理念吗?


✸ 张烁:

并不一贯啊,我们面对不同的设计工作,展现出来的态度是不同的。有帮客户解决问题的,也有纯粹有偿奉献爱、给钱提供服务的,条件合适的我都不拒绝。我觉得不需要保持什么一贯性,每个客户面对的市场和各自的问题都不相同。如果实在要寻找什么一贯性,就是要将自己完全化为客户本身,重新去思考和解决问题。


我没有什么诀窍,我很羡慕那些有诀窍的设计师,估计他们的工作会轻松很多吧。


▲燕京里


 SGDA:

您认为在品牌设计过程中,前期策划对品牌设计重要点在何处?


✸ 张烁:

非常重要,而且我甚至觉得比……还重要。

 SGDA:

您提到品牌设计中的“品牌挖掘”,要与客户一同分析品牌的走向和阶段性发展的不同需求,请问您是如何根据甲方的阶段化需求来提供设计方案的呢?


✸ 张烁:

各个阶段的客户在各个项目阶段的需求都不一样,我们一般会急用现行,因地制宜的制定设计和开发顺序。主要也是因为找到我们的主要还是一些中小型机构,还是需要帮助他们把钱花到刀刃上。


▲好米畈

 SGDA:

在品牌设计领域,您怎么看待消费者,企业与设计公司之间的关系?


✸ 张烁:

设计公司是一个提供专业技术的服务外包公司。和企业签订合作关系,替企业所面对的消费者服务。


 SGDA:

在工作中,您是怎么看待设计师和设计团队的领导者这两种不同角色的?


✸ 张烁:

这是两个具体的专业工作,在工作内容上其实没有什么交叉的地方,只不过在设计公司,通常这两个角色由同一个人来承担。一个人可以同时是设计师并作老板,但并不代表这两者工作有什么近似之处。好的设计师不一定是好老板,反之亦然。


 SGDA:

您在上海大剧院地下车库的导视升级和环境图形设计项目,是业界广泛认可的空间设计,获得了法国·i-ding艾鼎奖的公共空间-金奖,其中运用了大量的红色要素,这种对红色的运用有什么立意吗?


✸ 张烁:

红色要素是我们的总包团队蘑菇云徐老师的想法。可能我们都很喜欢红色吧。我很讨厌谈立意,但在一些场合下不得不谈。实际上,我们只是觉得红色很好看。


▲上海大剧院地下车库


 SGDA:

在“百年国漫大展”的展览视觉设计中,将漫画中的表现性语言如分镜框、对话框、速度线、拟声词等抽离出来,用这些视觉语言的组合重新塑造画面,是相当新颖的设计实践,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呢?


✸ 张烁:

我们只是借用了一些漫画书的基础元素,然后将漫画的分镜尺度和观众尺度融合,让观众在漫游中成为漫画角色。其实就是借用了一个特有文化圈的共情和共鸣,将这种共情的元素呈现出来。类似一些新电影中对老电影的致敬,比如《甲方乙方》中葛优有一幕对着媒体说:“她已经,不咳嗽了!~”这个基础就来自于《列宁在1918》。其实基本是现在很流行的“梗”,只不过我们把这些梗用图像的方式呈现出来了。


▲百年国漫大展Y-COMIC-X?


 SGDA:

玉田村导视设计项目得到了广泛好评,也拿了很多大奖,这个项目的背后有哪些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 张烁:

玉田村的语境基础是,我们通过放大和被设计后的标识,通过识别体系的显性,将城中村这个城市生活的低洼地带重新编入都市服务网络中去。背后基本是些乏善可陈的市民和地产商之间的摩擦吧。和一般都市夜间节目差不多,我们也就是看看。


GDC Award 2019评委色部義昭选择《玉田村导视设计》作为自己的评审奖语录:

我选择的评审奖作品,是给老旧的城中村建立地址标识的项目。至今为止,快递和救护车都找不到具体的居民地址,因为给建筑放上编号解决了这个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以城镇为主题的作品中,不是只展示美好的一面,如何把现在存在的状况展现出来,像城镇、还有错综复杂的都市风景,有消极的部分在里面,也有魅力的部分在里面,都坦率地接受,直接地表现出来,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玉田村导视设计


 SGDA:

您在2018城事设计节 | 美好玉田里提到“设计始于理解力”,落到美好玉田这个项目本身,这是怎么样的概念呢?


✸ 张烁:

我觉得首先是作为一个居住者去理解这个场景需要什么,是需要功能模块,还是美学享受。这个来源于对于基础生活形态的理解,很多设计做的非常美,但其实并没有解决功能模块的问题,或者把功能变得更复杂了。我们不想做类似的东西,不想做只是“看上去很美”的东西,我觉得我们的城市还是有很多低洼的地方,我希望通过设计去填平这些低洼。


▲2018城事设计节 | 美好玉田


 SGDA:

您曾说,“功能性,实用性,美观性,艺术性的权衡其实才是设计有魅力的地方。个人认为设计就是万物的平衡,而我们设计师就是把控平衡点的人。”如何理解这句话呢?


✸ 张烁:

其实每个项目都是不平衡的,有的解决功能问题优先,有的美学优先。其实都是一个动态的平衡,但具体这个动态平衡的点在哪里,就只有专业的设计师才能把控了。


 SGDA:

您在“2017深双光明分展-迳口复兴 Jingkou Revive!”项目为何会想到中将英文与强烈色彩方式应用在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中,能聊聊这个设计的想法吗?


✸ 张烁:

我们想给村中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从文本的识别上、从色彩、从图像上都制造一种极大的反差,用城市的视觉去冲击乡村的视觉。其实这个展览本身也就是一个空降之物,在村里诉说艰深的词语。我们觉得这样一种冲击反倒是适应主题的一个好方法。


▲2017深双光明分展-迳口复兴 Jingkou Revive!


 SGDA:

您在做“童筑文化”这类与儿童相关的设计,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 张烁:

其实做儿童项目,我们更多会研究是采购主体是谁,使用主体是谁。这两个不一定重合,比如童筑文化的采购主体是家长,但使用主题的孩子。所以你要给家长一种“高端靠谱感”,但又要让孩子不觉得枯燥。


▲童筑文化

 SGDA:

有什么最近正在进行的有趣的设计项目,可以分享一下吗?


✸ 张烁:

太多了,比如我们有一个啤酒厂的项目,在研究“观看”这件事本身,通过改变“观看”的路径来完成设计。其他的等最终落地吧。


 SGDA:

您参与过不少深圳当地的展场设计和品牌设计,您是怎么看待目前深圳设计行业的生态圈的?


✸ 张烁:

我觉得应该急速在变好,消费力的提升对市场对设计有了更多的需求和要求。这对设计市场是利好。


▲《城记》

 SGDA:

设计于您而言意味着什么呢?您做设计希望为这个社会和行业带来何种意义价值的东西?


✸ 张烁:

设计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有价值的工作就是意义本身。


▲骑缘国际马术俱乐部




 SGDA:

您是如何划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的?


✸ 张烁:

没有界限,工作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我不需要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我是享受工作的那种人,我不需要界限来逃避一些事情。


▲在工作室做分享会


 SGDA:

您是出了名的守时,平日里的工作时间管理做得也非常完善,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方法吗?

✸ 张烁:

没什么方法,习惯就这样。我也不知道那些不守时的人是怎么做到不守时的。


▲SUREDesign工作室


 SGDA:

在生活中,除了设计,您还有一些什么样的爱好?


✸ 张烁:

打电子游戏,和朋友们聊天,喝酒。听音乐,我是那种不能让音乐停下来的人。


 SGDA:

可以分享一下您最近都在听哪些音乐吗?


✸ 张烁:

70-80年代黑人音乐、昭和时代日本都市流行、一些60年代的摇滚乐。


 SGDA:

请问您在职业生涯中有过十分艰苦时刻吗,是怎么去克服的呢?


✸ 张烁: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时候很疲劳,需要一些休息,但从没有觉得“艰苦”。

 SGDA:

不限专业,请为我们推荐一段话、一本书、一部电影或一个您觉得值得推荐的人。


✸ 张烁:

最近在脑海里打转的是:Jojo was a man who thought he was a loner,But he knew it wouldn't last. 来自Beatles《Get Back》的第一句歌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必须和jojo漫画没有关系。我准备把它做到办公室的墙上,慢慢想是为什么。


▲Beatles《Get Back》



 SGDA:

疫情期间对你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工作阶段吗,有没有什么焦虑或困扰?


✸ 张烁:

一开始大家可能都被吓到了。但后来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本质变化,事情还是很多。


 SGDA:

疫情的来袭给工作室带来了哪些挑战?


✸ 张烁:

活更多了。

 SGDA: 

您认为疫情带来的一系列思维与生活习惯的改变会对设计工作带来哪些影响?


✸ 张烁:

我们很惊讶疫情在中国很快结束了,到了3月底,街上热闹如初,烧烤摊继续排队。但至今全球还在某种程度的地狱中,不知道未来世界会变的怎么样,希望疫苗早日出来吧。


 SGDA:

您是如何接触到SGDA的?有什么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 张烁:

我很早就关注了SGDA,觉得很高级。


 SGDA:

2019年入会之前,您已经在SGDA协助执行过GDC、粤港澳大湾区设计展、深圳设计40年等活动,从您的个人了解以及经历来说,您认为SGDA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呢?


✸ 张烁:

我觉得中国平面设计的推动,基本大面上是靠SGDA等这样的机构来带头书写的。这其中包含各种辛苦和乏善可陈的必要工作,背后有一群不停奉献着爱与力量的伙伴们,是他们在一直试图改变中国的设计生态与现状。他们总是为中国的平面设计师生态在默默做着沉重、艰涩、了不起但必要的工作。

 SGDA: 

对于SGDA有怎样的期盼与建议?


✸ 张烁:

大家一起继续努力吧。



以上内容由SGDA与古田路9号联合报道


 关于SGDA 

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SGDA)成立于 1995 年,是国内首个非牟利的平面设计专业组织, 旨在展现杰出的设计成就、鼓励和促进专业创作和探索的学术精神,推动社会对设计的关注和平面设计发展。促进协会和国际专业机构的学术交流。协会尊重每一位会员的同时让会员分享协会的荣耀、并努力成为观念开放和领先的学术研究者和专业实践者。


 关于古田路9号 

品牌创意/版权保护平台,于2005年7月创立,以探讨专业品牌创意为基础内容,致力于打造中国最知名的版权保护专业品牌创意网站。9号旗下还有总标头(知识产权平台)及掘物(创意电商平台)等。

官网 Web|www.gtn9.com

您必须 登录 GTN9才能评论

添加表情 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更多评论

古田路9号

品牌设计师

上海市  |  徐汇区

品牌创意 版权保护平台 微博:古田路9号官方网 / 微信:gtn9-brand

已关注 取消关注
12.5亿

TA的观点 已发布 77

签到

古田路9号APP
发送私信
  • 发给
  • 内容
    添加表情 发送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古田路9号

品牌设计师

关注

0

8.8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