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设计老炮们纷纷“不明” | 不明也未必觉厉

话题

分享

发布于2019-01-03

141
0
0
141

2019中国设计老炮们纷纷“不明” | 不明也未必觉厉

 

《不明》 作者 : 孙建宇 | 设计 : 潘焰荣 | 摄影 : 燕飞

 

 

王粤飞“不明”

国际AGI会员

 

灵魂出窍  

哦,那是什么?

设计师在一年中,眼睛被闪电般划破的一瞬大约有三次。孙建宇的这套集36幅编号的《不明》本,算是一次了。

 

今年初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它的样本,在作品不明的情况下,我认定它是“印刷原教旨主义”的再出品,全尺寸的哑黑菲页用纸,配合不可告人的UV油墨,满是“移动视觉的黑夜杀手”。算是拯救胶印书籍于水火的又一卓越了。

 

孙建宇以故事为本,朝思暮想,终为好奇心驱遣,欲拓出不明的“窍”。此“窍”并非用来听吃看闻,而是完全依照自己的想象为上古神兽造像,才有了《不明》绘本。在这里:天地未形,其相无象。自然之种,杂沓不明。三十六物不物之状,三十六个先天化身。三十六幅笔逸飘飘,三十六种诡异、荣耀。

 

如果说浑沌是“无形”、“空虚”、“无秩序”;那《不明》则是“线质”、“理想”、“建宇秩序”。

 

《不明》 No.24

 

 

赵清“不明”

国际AGI会员

 

建宇是我多年的老友,圈内的朋友都喜欢叫他“孙胖”。孙胖让人既爱又恨,是众所周知的好玩的“顽主”。他可爱幽默,像个浪漫的痞子,哪怕满嘴脏话都让我们倍感酸爽……但只要唱起歌来,一副好嗓子就能叫人刮目相看,满嘴的好歌皆满嘴好笑,是如此亦正亦邪的存在。

 

孙胖绝对可以算作一个性情有味儿的趣人。他身上的古怪特质远远不止于言语,更在于性格。粗犷的北方汉子外表下却有着南方男子的细腻心思,虽然看似粗犷,做起作品来毫不含糊。当年我们常常开玩笑,说他是“花和尚绣花”。

 

早年间,我与孙胖作为为数不多的SGDA会员,经常从南京结伴前往深圳与大伙儿欢聚,他总是能表现出把自己放倒的豪迈。后来他去了广州定居,几年来毫无动静,却在最近憋了一个大招,画了一堆不明不白的形象,做了一本不明不白的书,书就叫《不明》,是从近百个手绘图形里挑出了36个“不明不白”的形象汇集而成。

 

黑暗里闪着幽光的《不明》里的各位都是成精的主儿,不明不白的自成一派。孙胖赋予了每个形象不同的特点,使得每个形象都活脱生动,嬉笑怒骂皆有灵性。如同烧了自己点亮了他们,如同三十多个孙胖在纸间跳跃……

 

孙胖在不断创造一种属于自己风格的绘画语言。如果说文人一定要能拓展其母语的空间,那么孙胖就像是设计界的热烈、纯粹的浪漫文人,在你打开看到的一刹那就能蹦出惊喜。

 

《不明》这本书能说明白吗?当然不能。只有你拥有他,打开他,触摸他,理解他,你才能激活他和你一起玩耍而成为一个好玩的人,才能与孙胖一起探索乐趣,共同激活这个游戏尘嚣、上天入地的自在世界…

 

《不明》 No.18

 

 

刘晓翔“不明”

国际AGI会员

 

看到建宇的作品,忽地萌生出豆蔻时光各种对于黑暗、鬼怪的丰富联想:忽明忽暗的煤油灯,被小脚的姥姥走动时带出的微风将房间中各种物体飘忽忽地投在斑驳的墙壁上,似乎影子里饭桌下就隐藏着建宇所描绘出的精灵……好的作品就是或能勾起沉睡的记忆,或能触动你敏感的神经,在你心中的柔软处撩上一把。建宇的这本书,把收藏级的作品巧妙地隐藏在了黯黑的语境中,小精灵们在这几不可见的黑暗里露出一点点幽光,我就被它所营造的氛围所吸引,畅快淋漓地重温了少年时光的好奇心。

 

《不明》 No.23

 


洪卫“不明”

国际AGI会员

 

世间男女皆好色,建宇尤甚。每日衣着色彩斑斓,花里胡哨,而今却出了这样一本近乎没有颜色的书......

 

这个长得五大三粗,有胸毛,络腮胡,见我必称“大个子”的大个子,心思却细若游丝。他不装,但也不是老实人;他有很多看法,也有很多想法,但总为他日常那些“俗”设计骚扰......

 

这次他郑重地推出了他的中年呕心力作“不明”,将带有中国味道的图形加以他自身设计语言的演绎,比楚辞更浪漫。这次他把对娱乐的敏感转化于“不明”之中,三十六帧不明尤物 ,忽明忽暗,金艳不凡,翻阅之余,爱不释手......

 

《不明》 No.32

 


朱赢椿“不明”

中国知名设计师

 

老同学孙建宇快递来一个包裹,拆开一看,为之一振:一本方方正正,黑乎乎的东西,像书,更像是一个魔术盒子,通体乌黑。封套是忽隐忽现的压印神秘图案和无序的烫金阿拉伯数字。封套里还有一个函套,包裹着36幅有编码的活页,也是黑色的纸,图形印油,头部烫印几根简洁流畅的金色线条。除了黑和金之外,再无其它颜色。一张一张取出,远看,有若隐若现的轮廓,凑近,却又因角度的变化捕捉不到形状,这到底是什么?

 

孙建宇说叫“不明”。好吧,既然叫不明,我也不想追问明白,我就想看看有多少人能被这不明不白的东西诱惑到。于是, 这本《不明》被我放到了工作室一进门的桌子上,桌子是白色的,乌黑的《不明》显得更加乌黑。

 

有位朋友看到《不明》,并不马上拿起,而是远远端详着,再小心翼翼打开。她一看到若隐若现的图形,马上兴奋起来,嘴里甚至发出奇怪的叫声,身体也跟着这些图形的动态扭动起来,我问这是学的什么叫,跳的什么舞?她说这是“不明之叫,不明之舞”。

 

有位朋友看到《不明》,考据强迫症就犯了,总想揣摩这些图形的出处。当然首先是想到《山海经》《海错图》之类。可是至于这些图形到底出自何处?他问我,我只能答至今不明。

 

有位朋友看到《不明》,要从古生物研究角度去考证,甚至想给每一个神秘图形命一个好听的名字并加以自己的一套解读方法。有位朋友看到《不明》,对造型的理解,勾线的力度格外关注,向我打听作者的学科备景,我也只能回答不明。

 

也有朋友看到《不明》,会研究起纸张、印刷、工艺及装订方式来。甚至想趁我不备拿几页放到包里顺走,幸亏被我及时发现。

 

最好玩的是朋友的一个孩子来工作室,看到《不明》,大叫,"这里面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啊!不过这些鬼好好看啊!我想把这些鬼东西涂上颜色,这个应该是红色的身体,这个应该是蓝色的眼睛……"

 

至今,《不明》还在白桌子上放着,等着更多的人翻看。每个看了《不明》的人,都会有很明确的反应,这恰恰是不明不白给人的诱惑力,事情往往是这样,什么事都说的明明白白,那还有什么意思?

 

《不明》 No.29

 


徐岚“不明”

中国知名设计师

 

孙建宇,本就是一个难弄明白的人。有情、天真、好酒、无赖……自以为是,却能自知不明。就我对他如此了解也不足以读懂他。于是,读他的画,会觉得有点拘束。因为看惯了他粗胖的样子,画却偏偏如此精微细腻。说不习惯,也习惯了。

 

我以为他在明知故画,他听得进这句话,他耳朵不聋,顶多是装聋。他的眼睛有问题,却不影响他用第三只眼来看东西,故而说他聪明,他也是可欣然接受的。画好、书好,管他老子、庄子、孔子、孟子的,耶稣都来了,如来也来了,何意?不敢约他喝酒了,还是去吃茶吧。

在此,我也不明,想说或当说什么。


 

不明未必觉厉

但“不明”值得购买


 

您必须 登录 GTN9才能评论

添加表情 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更多评论

古田路9号

品牌设计师

上海市  |  徐汇区

品牌创意 版权保护平台 微博:古田路9号官方网 / 微信:gtn9-brand

已关注 取消关注
6千万

TA的观点 已发布 6

签到

发送私信
  • 发给
  • 内容
    添加表情 发送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古田路9号

品牌设计师

关注

0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