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设计师的八年创业路:从苦逼到牛逼

深度

原创

发布于2018-11-21

86
0
1
89

前言:

这本来是篇老文,我今天整理了一下,重新发出来了。后台有的朋友看过,有的朋友没看过。本文写的是我创业近八年的经历。这八年,设计带给了我肩周炎,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驼背,高度近视眼。但是我不后悔。是设计,开拓了我的见识,让我认识了许多客户朋友,可爱的设计师同行。设计还带给了我事业,成就感和充实丰富的人生。

希望本文能给朋友们带来些启发。


一.一入设计深似海

       我是一个起点很低的创业者,低到什么程度呢?2003年的时候,我二十岁,是一名只有中专学历的服装女销售员。而且类似于服装销售员,饭店服务员,勤杂工之类的工作我已经做了两年。我的父母是经济条件贫困的农民,身体不好(这也是我读中专没读高中的原因)。那时候我的人生迷茫而无望。但是我不甘心,因为我的心底,深藏着梦想。我的梦想不确定,是当一名作家,还是一名画家(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总之不是洗盘子或者卖衣服。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改变命运。我对父母说我想参考高考,想上美院。结果一大家人都反对我。

有的亲戚说:上培训班很贵吧?万一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有的亲戚说:就算是你考上大学了,毕业了也不一定能找到工作。

还有的亲戚说:就算是找到工作了,也不一定能赚到钱。

       ……

       所有人都反对,父母也跟着反对。但我坚决要考美院,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最后,父母妥协了,答应让我试一次。我报了美术高考班。白天画画,晚上学习文化课。我知道我读大学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如果一次考不上,我不可能再有钱复读,我要紧紧抓住一生当中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那时候每天只睡五个小时,其它时间不是画画就是学习文化课。在我21岁的时候,我考上了川音成都美术学院,成了04级视觉传达系的一名学生。

       我带着一千块钱生活费来到了成都。一个周末,我到市里逛街,在天府广场被一个人面兽心的大妈骗了。她把我带到骗子中介机构,说给我介绍兼职工作。黑中介以服装押金等各种名目,骗光了我几乎所有的生活费。一般人被骗了就自认倒霉了,但我是个滚刀肉,每个周日都坐公交车去找骗子中介要钱,一哭二闹三上吊。先后找了110,劳动仲裁等各种机构,终于要回了八百多元钱。没能全部要回来。骗子死活不肯全部退给我。他说:小妹儿,我们干这行也是需要成本的!要给在街上拉人的大姐提成!还要租办公室!全退给你,可能吗?

       上过一次当,我就学聪明了。后来找了个正规的中介。中介给我介绍了家教的工作。我教一个小朋友画画,一节课50元。后来,又给一个美术高考生补习过素描和色彩,一节课80元。暑假的时候,我在一家包食宿的海鲜酒楼做服务员,一个月800元。成都举办糖酒会的时候,会招聘大量临时工。个子高颜值高的女孩子可以当礼仪,一天能赚150元-300元。而像我这样的不到一米六的矮子,路人甲脸,只能举牌子游街,一天赚50元。反正大学期间生活费都是自己赚的,学费是家里给的。

       大四的时候,同宿舍的大部分女孩子都找到了实习工作,搬出去住了。我就在宿舍开了个小卖部卖零食。那是我有史以来收入最高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三千。干了三个月就被学校查封了。之后,我又跟人合伙在学校门口开了个快餐店。餐饮的水很深。我这个门外汉很快就赔光了之前赚的钱,并把店转让了。

       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也临近毕业,许多同学都找到了实习工作。而我这个靠打工兼职好不容易读完大学的人根本没好好上过课,作品非常差。我两个月内投了几百封简历都石沉大海。实在没办法了,我在网上查到一家设计公司的地址,就直接往里闯,去毛遂自荐,结果被拒绝了。

       过了几天,我听隔壁宿舍的一个女生说有个地产设计公司招免费实习生。我就乐呵呵冲过去了,心里想管它有没有工资,先攒点工作经验再说。地产设计公司在小区居民楼里,老板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他说公司手上的地产项目非常高端,是楼王,让我好好跟着他干!我就这么被录用了。因为面试的时候被老板激励洗脑了,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每天就早早到了公司,主动打扫卫生。公司连老板有五个人。后来我才知道四个员工当中有三个都是不发工资的实习生。

       上班的路途很遥远。我每天从在新都坐校车到市区,然后再转两趟公交车到武候区。早上6点钟起床,路上再坐两个多小时车,到公司已经是9点了。6点下班,晚上回到新都的学校之后,已经是9点,食堂早就关门了。我就随便在校门口买个山东煎饼或者凉面包子之类的当晚饭。

       公司只有两个设计师,另一个水平比我高一些,不过我来没几天他就走了。之后就剩下了我一个设计师。那时候我连软件都不熟悉,更不知该如何设计一张地产海报。我在公司的唯一的价值就是改一下以前设计师方案的尺寸。有一次,老板着急了,让我必须在下班前做一张新的创意图出来。我开着个PS软件绞尽脑汁,做来做去,毫无进展,可以说是无处下手。到晚上下班的时候做出来的都是废品。老板不懂设计,也指导不了我。那天,我做到晚上一点多,依旧是做不出,班车也早就没有了。我就在公司沙发上躺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发烧生病了,嗓子说话发不出声音。但还是继续上班。

       我上着毫无成就感的班,但还是坚持着,每天开着PS做设计,即使一个东西都做不出来。我独自努力做着设计,幻想着或许第二个月我能做出一张像样的地产海报来。那时我连素材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在学校,老师只教我们设计理论基础和软件,没教过去哪里下载素材,更不知道一副商业作品该怎么做出来。

       实习公司离学校实在是太远了。好在第二个月,我被在成都租到房子的两个舍友收留了。她俩租了两室一厅里的其中一间房。没有收入的我就在那里开始了蹭睡生涯。

       两个月后,我鼓足勇气问老板,什么时候能给我发工资。老板一改之前的和蔼,说:你看你来了两个月了,啥玩意儿也没做出来,如果我还要给你发工资,我是不是瓜的?我自己想想确实也是,我待了两个月不但没有给公司创造一丁点效益,还成天开着电脑浪费电。可是我也得生活啊。我想着不如先去干点别的工作,哪怕是卖衣服,发传单之类的,先攒点钱再来设计公司做免费实习生也好啊!老板无论如何不松口,不肯放我走,大概是舍不得我这个免费的清洁工和电话接线员。

       公司的文案是川大的大四女生。她偷偷对我说,她跟公司签了合同,要做够六个月免费实习生才能走,不然的话就要赔偿公司一万块钱。这是什么不平等条约?还有天理吗?更可怕的是公司新来的女同事的经历。老板带她出去陪甲方吃晚饭,非要让女同事陪甲方喝白酒。女同事不肯,结果被老板一顿骂!女同事只待了一周就辞职了,当然没领到工资。此刻,我才认识到老板的真面目,跑了!

       当时,同学的房租也到期了。极品房东扣了押金,也没有退她们预交的网费。顺便说一句,极品房东是很多的。从毕业到买房子之前,我搬过十次家,就遇到了三个成都老孃孃,极尽所能盘剥房客,为漂泊的生活增添了几分苦涩无奈的调味剂。

       之后,我和其中一个舍友合租了一个老破小三室一厅中的其中一间。交完房租后,我的生活已经很拮据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生病了,腰部起了很多水泡,又疼又痒。开始以为是蚊子叮的,没当回事,后来越来越严重,水泡越长越多,以致疼到无法入睡。舍友说你这个病我知道,我高中同学得过,叫“蛇缠腰”。妈呀,一听这名儿就够邪乎!我百度了一下蛇缠腰……完蛋了!度娘说: 如果“蛇”(密集的水泡)把腰缠住的那一天,病人的死期也就到了。我赶紧去了省人民医院挂号看病,医生的诊断验证了黑蚁女孩的猜测。此后,我每天去人民医院每天去打一针。但依然是疼,依然是痒。 

       我得蛇缠腰那段时间,我妈每天都从老家给我打电话,催促我回老家找工作,考公务员,相亲,希望我以后能在老家安家。我忍着病痛,故作轻松地说,我在成都很好,这里比老家经济发达,我学的专业在这里才能施展开来,回到老家就是浪费我的才华。我已经找了份月薪三千的工作,和同事们相处的很好,老板也很器重我,我的未来无限光明……挂了电话之后,忍不住大哭一通。不告诉家里人病情,一怕他们担心,二怕他们更强烈要求我回老家。我想为自己的人生选择道路,不愿按照父母的想法活。还好天无绝人之路,治疗到第三天的时候,竟然没那么痒、疼了。我心里升起了希望,继续去医院打针。就这样,持续打针七天,花完了最后一千块钱,病也全好了。我多么庆幸自己遇到了个好医生!

       病好了之后,我开始靠借钱度日,一边更加疯狂地投简历。我知道如果从事其他行业的话,工作并没有那么难找。但是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美术功底不错,还在美院学了四年设计,就这么放弃太可惜。

       像我这样穷二代的孩子,读大学已经花完了家里的积蓄。找工作只能靠自己,没见过什么世面,不会打扮,情商又低,拙嘴笨舌,一次次撞得头破血流,又一次次迎难而上。在困境中自食其力,从解决温饱到最后成家立业,这一切比起城里孩子要艰难许多。但所有这些艰难也是一种别样的人生体验,是一种坚强的打不死的小强的奋斗精神。

       终于有一家公司通知我去面试。我第一次走进高档写字楼,心情紧张又激动。三个人一起面试,总监挑了其中的一个男生,我被OUT了。我不甘心,找到公司负责人说,我不要工资,可以让我实习吗?我知道我现阶段能力有限,但我会认真努力地学习尽快发挥作用!我希望贵公司能给我一个机会……负责人礼貌地说:“我们公司实习生也是有工资的,不然怎么生活?但我们会选择优秀的实习生。你不太符合我们的要求。”

       还有一家公司叫“费思道”,老板亲自面试的我,问我期望薪资。我说八百。然后又被OUT了。我以为工资要少点别人就会要我,呵呵!

       不过最糟的事情都发生了,还会再糟到哪里去呢?人生还是需要向前看,抓住一切机会不放弃。曙光往往在最绝望的时候出现。

       毕业四个月后,我终于得到了一份设计职位。这要感谢我的另一位女同学,也是我的山西老乡。那时候,老乡所在的设计公司招聘平面设计师,就向公司介绍了我。这简直是喜从天降!我面试成功了,每月工资一千三。总算有地方收留我了。我的新生活也就此开始了。

       如今七年多过去了,我还是很珍惜同学之间的情谊。是他们在租不起房子的时候收留我,在山穷水尽的时候介绍工作给我。

我非常珍惜我的第一份真正的工作,很努力用心地完成每天的任务。那是我真正开始接触设计。公司老板也是我们川音的师兄师姐。公司的主要客户是一个洗衣机品牌。从策划、文案、平面视觉表现都在做。在公司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说,单是每个月按时发工资已经让我不胜感激。有的人大概体会不到,一份工作对于走投无路的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公司是单休,有时候也会加班到午夜。因为不注重锻炼身体,颈椎和肩周都劳损了,伏案时间一长就酸痛难忍。记得那时候上班要转两趟车。第一趟车只能坐81路。但81路车在早高峰是异常拥挤的,伸长脖子等来了一趟81路车,人非常满,司机没有停就走了。过五分钟再来一趟,门是开了,但是上车的人太多挤不上去。只好等下一趟,还是没挤上去。设计师的体力……大家都懂得。总之一般都要等3、4趟以上我才能挤上去。而且就算挤上去了,不是衣服被门夹住就是包被门夹住。就这样被夹着,到了下一站开门时才得以解脱。

       一年多之后,因为公司业务较为单一,时间长了我觉得没挑战性,就辞职了。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去了一家包装设计公司,月薪800。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老板。老板不懂设计,我的同事也都是跟我水平差不多的初级设计师,或者是刚转行做设计的。没有人带,学不到什么东西。我第一个月压力很大,完不成公司的任务,偷偷地哭过好几次。压力大到头发大把大把地掉。经常晚上加班到12点,晚饭都顾不上吃。然后又走两站地回到租的房子里。那时候我一个人住一个小单间,每晚都要跟老鼠作斗争。睡着了连做梦都在做设计。好在第一个月快结束的时候,我做的一个包装终于定稿了。老板给我发了800元工资。而我的一个女同事,因为没有定稿,老板一分钱都不给她发。她伤心地哭了。最后老板拿了一百块钱把她打发走了!我不愿意在人情如此冷漠的公司待着,只做了一个月就离职了。

       我找工作不看重待遇和公司规模,只希望能在公司能学到新东西?还有平台如何?有没有上升空间?很多人在这个时候会选择一份待遇好,或者轻松的工作,以在企业(甲方)就业居多。而我选择了更艰辛的那条路,在苦逼的纯设计之路上勇往直前。

       我在第三份工作中遇到了我设计生涯中的导师:陈哥。那时候,九田也只初创两年,办公室不大,但很有设计氛围。面试的时候,陈哥说他是我的师兄,也川音美院毕业的。他以前在汕头某大型设计公司工作了两年之后,回成都做设计公司的。聊了不到半个小时,陈哥就说,你明天来上班吧!我当时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当时的九田除了陈哥这个设计前辈之外,还有一位设计总监H,他也是曾经在上海某大型包装策划公司工作过,有着丰富设计经验的一位设计师。

       有导师带路,这不正是我最想要的吗?

       这份工作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公司的工作氛围很好,陈哥和设计总监H对我和其他设计能力相对较弱的设计师丝毫不吝啬于指导。可惜,我进步很慢。我开始怀疑自己究竟适合不适合做设计这个行业,感觉自己在一个庞大的设计行业体系中迷失了方向。在大家的帮助下,我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也能做点工作了。公司还时不时组织大家去旅游,看电影,聚餐。大家是同事,也是朋友,上下级关系没那么等级分明。上班时间可以随便聊天,听音乐,上QQ,自由度很高,但工作任务重的时候也会自觉地一起加班。我在九田有了很强的归宿感,希望在公司这个平台上有所贡献和作为。随着设计水平逐步提升,我从做辅助性工作的设计师,到能够独立创作一款包装,一本画册,一个标志,再后来能够独立跟客户沟通方案。

       半年后,设计总监H辞职自己创业了。陈哥很宽容地说:“设计行业市场很大。每个有理想的设计师都想有自己的公司,这是很正常的事,希望他以后的路能走得顺利!”H走了之后,一些工作重担压下来,我感受到了压力,经常加班。颈椎病更加严重了,有时甚至发展到头晕恶心。

       尽管我已经足够努力,成长迅速,但有时候遇到要求高的客户,还是感觉很吃力。我不只一次遇到设计的瓶颈期,每次都是陈哥给予我方向上的指导。在项目压力之下加班苦熬,突破了瓶劲,和同事协作,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商业项目。那时候虽然累,但感觉无比充实,为公司创造了价值,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陈哥在设计方法和理论上给了我很多的指导,但更多的要靠自己去用心理解,在实际操作中摸索。这就是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公司会时常会买些设计书,大家一起讨论学习。在公司工作了两年,我逐渐加深了对品牌的理解,我开始看更多品牌理论方面的书籍,主动尝试写策划案,完善提案流程。这段自学经历,让我后来在创业中也受益匪浅。

       陈哥对大家说,要想做好设计,必须提高自己的眼界和审美!你们应该多去奢侈品专卖店看看!就这样,我们去了成都的仁恒置地,看LV,GUCCI,CHANEL,Burberry……刚去的时候不太适应,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不过多去几次也就习惯了,销售员从来都是只搭理那些穿着光鲜的顾客,不理我们这些屌丝。我们就自顾自地看看店面,拍拍照,顺几本品牌产品画册回家研究。我每次逛春熙路都会在各大商场一楼逛那些护肤品专柜,装一包护肤品资料回家研究大品牌的设计。这些高大上的东西看多了,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也就不LOW了。

       大概是2010年,集合来成都开分公司,邀请成都的同行参加座谈会。我和公司的人去听了讲座。我记得主办方展示了一个案子叫越秀。那个案子的PPT非常的高大上,各种特效和音频,各种自创的品牌新名词和强大的逻辑。当我得知这个案子的费用是两百万的时候我惊呆了,原来做设计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一个品牌全案200万,简直逆天了!我觉得设计这个行业,还是有前途的。如果一个行业的顶尖公司,都不值钱,那才是真的没希望了。

       在九田工作两年半之后,我提出了辞职。陈哥对我说:“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一个做设计的女孩子,要想创业,会经历想象不到的艰难和挫折,你不一定能够撑得下去!” 我心里有点担心,依然坚持要走。陈哥说:“贾丽芳,如果有一天,你在外面做不下去了,欢迎你随时回来。”就这样,我怀着感恩的心离开了。

       陈哥说,要是哪天想回来了,随时欢迎我回来。最终,我也没有回去。但至今我和陈哥,H,还有曾经在九田待过的同事们还是很好的朋友。每次聚会,我都会感谢陈哥,我设计路上的导师。而陈哥总是说,是你自己够努力!陈哥为你感到骄傲!

       在陈哥的引导下,我才真真正正走入了品牌设计的殿堂。我心智大开,不再迷茫,觉得自己的人生找到了归宿和方向,并把设计确定为自己一生要做的事业。设计公司就是这样,人员流动性很大,来来走走。有缘相聚在一起,又因为各自的追求和人生目标分开。但曾经一起共事的那些青春岁月,我们却无法忘记。友情是人生中宝贵的财富。

 

 

二.艰难的创业

       从九田离职之后,我向心目中向往的行业知名公司投递了简历,但没有收到面试通知。我一边等待机会,一边做一些网上的威客项目。时间一长,就成了个在家接单的独立设计师。

       2011年五一的时候,我在成都三环边一个小区里重新租了套房子,卧室住人,客厅办公。设计师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生产资料是一台组装的旧电脑,从大学时候就陪伴我,已经7岁高龄了,卡得要死。用PS打开一个几十M的文件都要五分钟。为了生存,刚开始的时候即使是出价很低的威客项目,我也去竞标。200块的DM单,300块的标志,500块的包装神马的。随着中标率越来越高,我也越来越忙。但那段时间心里是苦闷的,做威客上五花八门的小单子,费心地跟需求参差不齐的客户沟通,没有什么成就感。

       我花1500元找中介注册了“锦江区立方甲平面设计工作室”。因为个体户的税比公司要低一些。我设计了立方甲的标志和第一个版本的网站,展示作品。那时候的作品数量很少,也有点LOW,大都是我做威客中标和没中标的案例。

网站设计好后,我在各大设计网站、论坛注册帐号,发布作品,留下联系方式。陆续有一些威客之外的客户找我做设计。那时候,我设计费收的很便宜。为了生存,只有多接单子。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先收钱再设计。有时候是用作品说话,满意了再付钱。设计的东西也很杂:标志、海报、画册、包装……什么鸡毛蒜皮的小单子都做。

       那时候,我一个人既要做设计,还要谈客户。白天坐公交车出去见客户,光路上就得花好几个小时。客户在QQ上找我要改方案,我人不在线。那时候还没用智能手机,手机不能上QQ。客户打电话给我,我挤在嘈杂的公交车上也听不清楚客户在说什么。我白天在外面跑,晚上回家做设计。有时候熬一通宵,把方案发过去了,还没睡两个小时,客户又来电话要修改方案。我爬起来洗把脸就又摸鼠标。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就感觉身体真的吃不消了,招聘了两个实习生打下手。创业的第一年,好几次想到过放弃,又无数次振作起来继续前行。

       创业是个百感交集的旅程,只要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与客户谈判失败的沮丧;方案得到客户认可的喜悦;看着包装出现在超市货架上的满足感……有次,一个客户找借口拒绝支付尾款,回家时我坐在公交车上,想到为反复修改方案,心力交瘁的日日夜夜,哭了一路。这只是当时经历的所有挫折的缩影。感谢骗稿的客户,让我逐渐制定了自己的原则;更感谢艰苦时候信任我的客户,我们相互扶持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第一年熬过去了,我工作几年来的的积蓄也花完了。

       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创业需要一个合伙人,甚至是一个团队。我最初的合伙人就是我男朋友,一个头发稀少的理工男。他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但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过我资金方面的支持,精神方面的鼓励。当时我招了两个毕业生,工资都发不起。我男朋友每月工资到帐之后,就用他的工资给我的设计师发工资。后来,他成了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

       创业半年之后,工作室陷入了恶性循环。接触的全都是小单子,客户的口味千奇百怪,把我看奢侈品店,积累起来的高逼格高眼界也消磨怠尽了。项目费用越少,我投入在上面的精力就越有限,也越做出不来优秀案例。案例越LOW,吸引来的也越是低端客户。

       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逐步服务高端客户,发挥自己的最大能力做出优秀作品,才能吸引优秀客户,形成良性循环。那时候百度推广的开户费加预存推广费是6000元。6000元对我来说是很大一笔数目,我犹豫不决,唯恐花了钱打水漂。男朋友说,想到了就去做!不就6000元嘛,我支助你!结果,上线三天就消耗掉了几百元,却连一个咨询电话都没有。我急得晚上睡不着觉。男朋友安慰我说,不要急,慢慢来!后来终于有客户咨询,我兴奋地带着案例画册去见客户,也谈成了两单。两个月后又续了费,前后花了一万多元。就靠着这一万多元推广费,立方甲得到了最初始的几个客户。百度来的客户,设计费用比威客要高些。我也更用心地服务这些初始客户,让这些初始客户中,有一小部分合作至今。

       从2011年五月份创业到年底,每个月有几千块营业额,勉强可以支付房租水电,开销生活费。期间时不时添置一些简单的办公家具。桌子是去二手市场淘的,300块。椅子是用的房东的木头餐椅,坐久了屁股疼。我就自己缝制了几个棉垫。打印机是男朋友支援我的。两个液晶显示器是在电脑城淘的二手货,一个400块,每个主机组装花了2000多。

      

 这就是那时的办公室,很艰苦吧?


       创业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工作室总算是收支持平了。立方甲解决了生存问题,不再参与竞标,不再做免费提案,把有限的精力用来服务签约客户。


       年底发完工资奖金,帐上只有两万块钱。我想买一辆几万块的代步车,这样拜访客户总归比坐公交车要高效一些。男朋友拿出了他所有的积蓄,给我补足了买车的钱。



三.坚持就是胜利

       对每一个创业者来说,公司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倾尽心血,看着它一步步攀爬,学习站立,走路,看着它一步步成长,劳累在其中,快乐在其中。2012年,立方甲依然很弱小,留不住人,设计师往往待不了几个月就又走了。来来往往十几人,有的人我现在连名字都记不起来了。即使是这样,我仍然花时间培养每个新来的设计师。后来来了个悟性比较高的设计师,创意速度比较快,能够分担一些我的工作了,成了公司除我之外的主力设计师。有了人才,我就想着多拓展业务,好好规划一下公司以后的发展路线。


       那年,我怀孕了,孩子来得不是时候。我本来想等到公司稳定了再生,又怕到时候成高龄产妇了,生产风险会大大增加。而且根据目前的情形来看,或许再过五年,公司也不一定能步入正轨。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先生孩子!


       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每次见新客户,新客户都直摇头,说你这种身体状况,还能完成我们的项目吗?结果可想而知,总是谈不成。主力设计师设计能力不错,但就是太有个性,属于那种冷酷型,少言少语。我是见怪不惊了,客户可未必能欣赏得了这种风格。而设计的本质是沟通。好的设计方案建立在对客户品牌、产品、市场的充分理解上面,在创作的每一个阶段,都需要详尽全面的沟通,这样才能用设计解决客户的问题。所以,主力设计师没法替代我做AE的工作。新客户都被我的大肚子吓跑了。公司实在养不起三个设计师了。就这样,我补了一些薪水,忍痛让主力设计师走了。希望他不会怪罪于我。还好他很大度,到现在我们也还是朋友。我每次发微信朋友圈,他都要指点江山般点评两句。


       另外一个设计师一看这种状态,觉得公司做不下去了,指不定我生完孩子要当家庭主妇了,也辞职了。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公司除了我,走得只剩下一个设计师了。设计工作相对繁多起来,我加班熬夜比以前还要多。我怀孕的身体实在吃不消了,但只能咬牙坚持。大概是妊娠反应的原因,我感觉自己记忆力下降,创意也很缓慢。平时除了做设计,还要处理税务,开发票,拜访客户,跑印刷厂看工艺,可谓心力交瘁。我和仅剩的一个设计师支撑着公司,一如既往用心服务着现有的客户。我很感谢最后的这个设计师,陪伴我走过那段艰难的路。


       怀孕后,为了以后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家,我和老公东拼西凑了十万块钱作为首付,买了个四十平米的老破小。


       就在这个时候,我找到了一个合伙人。她入股之后,我把业务和管理交给合伙人,自己安心于创作。但她与客户的相处方式跟我之前的方式也有很大差异,引起了一些老客户的不满。在这点上面,我们产生了一些分歧。


       孕期我一直工作,连星期天都没有过过几次,甚至有段时间每天都加班到每晚12点之后,成天忙得焦头烂额。预产期到了,我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迟迟不发作。我还是成天加班,也没当回事儿。老公出差回来,把我拖去了医院。住了三天院,还是没动静,又开始打催产针。后来终于是发作了,进了产房。这时候,我依然没关手机,生怕客户有事找不到我。果然,电话响了,是个老客户。我忍着疼,尽量用正常语调和客户说话。还是被客户听出了声音的不正常,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正在生孩子呢,客户赶紧说,你先忙正事,好好生!我给你公司打电话吧!老公赶紧把我电话抢走了,批评我生个孩子都不专心!


       生完孩子我在家里坐月子。有个要求高的客户对设计师做的方案始终不满意,给我打电话抱怨。我很想把笔记本拿来做设计,老公不让,说月子期间看电脑对眼睛不好。我只有打电话给设计师,跟她沟通想法。结果还是没做出让客户满意的方案,这个客户就流失了。我着急上火,却也分身乏术。生完孩子第三十一天,我迫不及待回到了公司,又投入了设计工作。


       几个月过后,因为理念不同,我给合伙人退股分红,大家和平分手。唯一留下来的设计师在我生孩子做坐月子的阶段承担了所有的工作和压力。我想着等公司步入正轨后后来好好地补偿一下她。没想到她很快也离职了。


       我成了孤家寡人,感觉忙活了两年,一切成了零。


       我要工作,又要给孩子喂奶。只好把孩子抱到公司来。只有这样,才能让孩子吃到母乳。尿不湿和湿巾卫生纸满天飞,啼哭声,哄睡声,鸡飞狗跳,完全没个公司的样子。最怕的就是我接客户电话的时候,孩子忽然哭起来,影响客户对公司的印象。


       有一次,我去外地见客户。客户盛情邀请我多待一天,我就多待了一天。结果家里小孩饿得嗷嗷叫,我第二天就匆匆坐大巴回家了。那是我最想放弃的时候。经常想着干脆回归家庭,持家照顾孩子算了。可是,我该如何对信任我的客户开这个口呢?就说我不做设计了?改行做全职主妇了?


       工作和家庭必须二选一。不然我既不是一个好母亲,也不是一个好的创业者。


       我做出了决定,在孩子六个月的时候给他戒奶,把孩子送到了千里之外的奶奶家。


       我重新制定公司发展方向,继续奋斗之路。这个时候的我,依然是穷。但比起刚创业的时候,我多了设计经验、客户资源和案例作品。


       所以,如果你想快速发家致富,千万不要做设计,潜伏期太长了。除非你能坚持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只有做到行业顶端,才能享受到物质成果。现在的风投,从来都选择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一个模式只要盈利了,就可以成倍增长。而设计公司做的是量体裁衣,不同的客户不同的解决方案。一对一解决问题,没有可复制性,也没有暴利,一切都要靠设计师,靠人力殚精竭虑付出时间和智慧才能出成果。



四.转折来自聚焦

       2015年,2014年下半年,我把工作室注销,重新注册了成都立方甲品牌设计有限公司。我开始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几个设计师忙得昏天暗地,却始终没太大经济收益?作为公司老大,我不能不为员工着想,如何才能改善大家这苦逼的生活状态。我跟一个做设计公司的前辈在微信上聊天,他给我开了一副药:聚焦。


       对!要聚焦!


       我削减了一些非食品行业的客户,婉拒了一些设计费给得低又沟通不太顺畅的客户,只留下了设计费给得够,沟通顺畅,同时又对作品品质有较高要求的食品行业客户。术业有专攻,聚焦一个细分市场,把它做专业,才能使公司更有竞争力!削减客户是一个很不舒服的过程,尤其是对我这种不善人际交往的人来说,就像被扒了一层皮一样痛苦。为此还得罪了两个老客户。当一个不懂得拒绝的人学会拒绝,就是一种成熟。


       收效很快有了。集中精力服务优质客户,必然创作出优质作品。尽管短时期内业务量会缩减。优质作品吸引来新的能够欣赏得了好作品的新客户,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2015年下半年,苦逼了三年的我终于时来运转。靠着在泥泞中摸爬滚打不放弃的小强精神和一点点运气,签了两个年单。年底一算账,立方甲全年的营业额超过了过去三年的总和。情况稍微好转,我就把孩子从他奶奶家接来,让他上了家附近的幼儿园。我抽时间就教他的普通话,纠正他的行为习惯。


       2016年,立方甲搬出了居民楼,租了个小的LOFT公寓作为办公室。虽然不能用收入评价一个设计师的成功与否,但当一个设计师依靠专业把日子过得结实了,确实是一个很不容易的里程碑。公司发展步入正轨,组建了相对稳定的团队,深耕食品行业。立方甲的服务范畴也不再局限于包装设计,开始做食品品牌全案,为客户服务的深度和广度大大增强。


这是立方甲当时的办公室。相比之前已经升级了不少。


五.步入正轨

       2016年,我拿出全部家底,贷款买了个办公室。又花了十多万装修,还把电脑全部升级了一次。门脸上档次了,客户就好谈一些了。2016年,我们五个设计师,一年做了一百万。虽然,比起大设计公司这点营业额不算什么,但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欣喜,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2017年,立方甲组建了八人团队,优化了薪酬体系。锅里有了,大家碗里也有了。团队非常稳定,一直到现在都没人辞职(实习生除外)。下图是立方甲团队照。

       2018年初,我生了个二胎,还换了个大房子。当然,这次我没有把二胎送回老家。如果不是迫于无奈,哪个父母愿意跟孩子分离?

       2018年,半年还不到。立方甲就新签了十几个新客户。

       我写的这篇文章,太过真实,讲了很多人不愿讲的事,也讲了很多人想听的事。

       每一个脱颖而出的优秀设计师,背后都有一部血累史。他们画了几米厚的素描色彩?听过多少堂课?实习期被老板和总监批得一无是处流过多少眼泪?为了变牛逼翻过多少国内外设计书?挤过多少公交就为了参加一个展会?在商场超市跟个小偷一样拍照拿资料?做过多少个G的飞机稿?画过多少草图?熬过多少通宵?

       题目中的苦逼是真实的,牛逼是夸张的,至多是现在的我比曾经的我要牛逼一些。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人类的梦想是星辰大海,当我们逃脱地球的束缚,登陆了月亮,才发现火星依然遥远。等到达了火星,甚至是冥王星,飞出太阳系依然是件艰难百倍的事情。或者经过许多代人的努力,人类终于飞出了太阳系,才发现那不过只是开始。因为浩瀚的宇宙对人类来说,依然是艰险未知的渺茫征途。这就很像我在设计旅途中跋涉的感受,每次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果实,还没来得及开心一下,才发现自己依然很低。许多前辈们已经在前方很远的地方,而自己即使穷尽全力,有生之年都不一定能追赶到。爬得越高,走得更远,越觉得自己无知。也正是这种进取心和求知欲,促使自己在设计之路上越走越远。

       良师!益友!还有立方甲的客户,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和信任,我坚持不到今天。

我见识过世间的“恶”,就更希望自己给周围的人带来“善”。我自己创业之后,一直善待每一位员工,希望能做他们的“陈哥”,即使他们有一天可能会离开立方甲。

       每每有人在微信上问我问题,只要有时间,我都及时解答。看到那些迷茫的人,就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因为我自己在设计路上也走过很多弯路,遇到过很多挫折,流过很多眼泪,同时也收获了友情,爱情,和许多客户的信任和认可。

       大部分的设计师,从业没几年就会被低廉的薪水,繁重的压力,挑剔的客户折磨得早早逃离,行业生涯就此夭折终结。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是金子。那些坚守行业的设计师,不惜耗费体力时间,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靠专业过宽裕体面的生活,能够驰名业界,在客户面前有话语权。

       还是那句话:苦逼的时间长了总有牛逼的那天!设计师的身价必然会随着技能的提高而提高。立方甲的费用每年都会增长20%左右。


您必须 登录 GTN9才能评论

添加表情 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更多评论

立方甲设计

品牌设计师

四川省  |  成都市

立方甲专注于食品行业品牌全案和包装策略整合。设计总监贾丽芳微信号:13880020279 欢迎同行交流!

已关注 取消关注
7.4万

TA的观点 已发布 3

签到

发送私信
  • 发给
  • 内容
    添加表情 发送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立方甲设计

品牌设计师

关注

0

88